11

腦子繼續太多事情在轉,關於工作,關於人生,再次進入連續幾日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的週期。

臨時回台出差,有效率在公司說話兩整天,完成和各部門同事需要溝通任務。空檔中看了些病,見了一些朋友,聊了一些天,梳理了一些過去。 繼續閱讀 “11″

超人

告別三伏天,告別高溫難耐。

那天岩場有點冷清,在抱石區看到一位約八歲小妹妹獨自坐在軟墊上滿頭大汗的放聲大哭,哭了五分鐘後,抹抹岩粉後再次挑戰過不過的難關,掉下來,再次放聲大哭,幾輪後,小妹妹哭得更傷心了,「你很累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後方靜靜觀看的父母忍不住說,「我很累了,但我還是過不了。」小妹妹說,「下禮拜才比賽,明天再來呀。」父母安慰她,小妹妹拿起水瓶、粉袋,擦乾眼淚離開。 繼續閱讀 “超人"

D

晚上八點半到公司上班,有效率的在三小時處理完所有代辦事項,十一點半收工回家。

回家前,翻了牆刷刷社群軟體放空,一則新聞關於迷途的新聞,再接著另外一則新聞,呆坐了半小時後,緩緩關好辦公室的燈離開。

我以為我很坦然,其實不然。 繼續閱讀 “D"

ABCD

上週,行前溝通出問題誤判「春日大雪夢幻如仙境」天氣,再加上大意輕忽了些細節,導致經歷久違的嚴重高反,腸胃和腦袋再度不受控的膨脹,三折肱成良醫的自我判斷不至於致命,但頭痛和腹瀉再加上無法進食瞬間體能嚴重下降,只能服用家父買的經痛藥止痛暫時舒緩,隔天凌晨七十度大雪狂刮在臉上向上,連日大雪成為心肺與肌耐力的大考驗,藏族嚮導奔跑輕功快速通過深雪,我只能在後方緩慢拔腿自己的雪階自己踩,直到海拔近五千米雪深及腰路段,「下撤吧。」我和因為雪深無法順利使出輕功招數的嚮導說,因為獨自雇嚮導上山,下徹決定由我。

繼續閱讀 “ABCD"

The End of the Tour

近期不知道為什麼臉書專頁按讚數字沒有理由的緩慢不斷增加,看到數字增長就會多一點焦慮,「我是不是該換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繼續寫啊?」這幾天腦子不停轉著這個問題。

慢慢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例行的跑步機配電影,無意間點進這不完全不適合跑步時看的《旅程終點》(The End of the Tour,台灣翻譯片名為《寂寞公路》,如果看到《寂寞公路》片名我大概不會點進去看了,被大量濫用的「寂寞」字眼與誤導觀眾以為又是個壯遊自我放逐為主軸的公路電影。)大口喘氣跑步的同時,專注看著電影中兩主角毫無大衝突性卻引人深思的對白。

繼續閱讀 “The End of the Tour"

為什麼旅行

某段時期的夢想是「環遊世界」,開始環遊了,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而是更深入的看見世界的殘酷。

看著許多身邊朋友計畫著下一趟旅程要去哪個國家,但始終沒有讓我開啟新計畫的慾望,可能是因為工作已經必須經常移動,可能是上一趟旅程太深入的當地居民還沒理出離開後相處的模式,長時間壯遊看似拉風但路上的情緒波動低谷歷歷在目,可能年紀大了浪不動了。

繼續閱讀 “為什麼旅行"

丙申年的最後

一年一度唯一過的節:農曆過年,長假才有過節的感覺,很幸運的,我的工作相對比較自由,可以有將近三週的過年假期逃回台灣,上山,狂補中國禁播的電影與紀錄片,回填自由的養分。

紀錄片儘管呈現出的是導演選擇的真實,但終究是還是真實的衝突,一定層度引導觀眾思考與看見。

在大三半年的中國旅程後,大四再度回到學校極度不適應,體制內的分數考核,畢恭畢敬但無可奈何的面對不認同的教育方式,每個週末的宜蘭南澳種田,似乎找到一些歸宿,雙手觸摸泥土,雨中勞動,認識了兩位選擇在家自學的種田男孩,和一群選擇當時極為先鋒思想追求半農半X生活的人們學習的理由(原名:不想考基測)紀錄片也是從他們分享中得知。 繼續閱讀 “丙申年的最後"

如果感到無力

最近在臉書刷太多雞湯標題或正能量文章,突然覺得,哎呀,人生幹麻那麼正兒八經,文思泉湧的寫廢文。

「妳會有感到無力或覺得再怎麼努力都過不了的時候嗎?!」朋友發來訊息。

有些年紀比較輕的朋友們,會覺得好羨慕我的生活呀,勇敢休學,勇敢四處閒晃看世界,看似灑脫,但啊,其實我啥都沒幹,就是想幹麻就幹麻。

想睡覺就睡覺,想吃飯就吃飯,該工作討口飯吃就工作,不滿思想霸凌教授作風就休學,不想工作就擺爛,活膩了想重溫思想霸凌就辭職復學,想放空就打小遊戲,不知道怎麼辦就等待知道怎麼辦的那一天,生活失去熱忱就等待充滿熱忱的那一刻。 繼續閱讀 “如果感到無力"

回首民國一零五年

實實在在荒謬的一年,從體制內學生回歸上班族討生活,無業整整一年的瘋狂間隔年中,回到初生之犢傻膽各種荒謬嘗試,每一天都是珍貴的歷程,認清如果不荒謬反而會陷入深深焦慮。

會不見的就是會不見,會壞掉的就是會壞掉,會離開的就是會離開,至少荒謬人生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