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次很差的出差經驗。

正巧遇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週年紀念,無預警的航空管制,來回的班機都延誤了4.5小時,去程在候機室發了便當,回程機上無止境的等待時空服員把飛機餐先發下去,翻翻書讓自己快速昏迷。

每回出差儘管是熟悉的城市都不免睜開眼即陷入焦慮,脫離原有規律,近距離正面面對人和人的摩擦,時刻照顧他人情緒,汲汲營營為了公司盈利的談判,不受控的打成自己最討厭自己的狼狽狀態。

回到上海,氣溫回到三十多度涼爽舒服,大風一吹,頭茫茫的遊走在街頭,公司、瑜伽館、攀岩場、課程教室。

在超市買了一包雞蛋塞入包裡,到家前一個轉身,一個雞蛋碎裂浸透快翻完的《山中最後一季》。

「我是人,體驗著人類的情感:喜悅、哀傷、孤獨、愛。最崇高的就是愛,愛這個世界,愛世界萬物,愛生命。在山上,愛比較容易,我愛過一千個高山草原和山巒。」——Randy Morgenson

七月初回台休假兩週時,待在山裡時被很多山友問:「那你的終極目標是什麼?」,眾人最直接對於碰見一個人熱衷於某件事情時的直覺丟出問題,世人口中他媽的人生目標「夢想」。

「沒有耶。」我回答,真的沒有。「夢想」真是個令我厭惡的詞彙。

在城市中討生活,戒菸,試著不再倚靠尼古丁減低焦慮,在高溫高污染的城市中揮汗如雨鍛鍊身心,看著繁華世界中形形色色焦慮尋求他人高度關注和贊同的人類,偶爾迷失,偶爾享受,偶爾脫序,偶爾平衡。可能因為與夢想剝離,外加性格刻意和高度競爭力人群有些距離,前行腳步極度緩慢,時不時退步。

世界萬物有著不同基因,不同生存難題,「我把自己當作人體實驗。」我回覆山友的疑惑,觀察和記錄自己情緒的波動數據。

為自己,愛生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