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與不定

劇場行政工作邁入第五年,從大學肄業到大學畢業,三次入職,兩次離職。

或許就像當初老闆拿到我的生辰八字後,因為生肖屬馬而反對我入職,理由是:因為馬有很會跑,屬馬的人待不久。

一齣呈現觀眾眼前好戲的背後是經過演員和導演不斷的溝通和拉扯後的產物;一個民營商業劇團巡演的背後是創作者和行政人員不斷溝通和拉扯中倖存。

大多數人一聽到劇場工作,直接反應會問:「喔,你是演員呀?」

劇場除了台上看到的演員,舞台背後還有許許多多的舞台苦魯(crew)搭台拆台和行政人員們在前後台奔波,賣票和招呼觀眾。

工作中讓我學會果斷白臉與黑臉自由轉換的去商業談判,也果斷白臉與黑臉自由轉換的把關成本與利潤拒絕創作者過度浪漫的思維「不行,這超出預算了。」

連續工作一個月,連續要照顧和觀察多人情緒一個月,在狀態有點差的情況下結束超負荷工作,流著鼻涕足不出戶躺了兩天,重新填入能量,重新整理自己和生活環境。

朋友邀請共同剪紙創作,在公司找了張演出單片,在窗邊拿著打火機隨意燒了燒,再黏上指定的白卡紙上。

「她還太年輕,還沒三十歲的人都會這樣⋯⋯」那天,我說起我已準備好隨時離開現有工作時,幾位年近五十的你們說,「你累積了兩岸那麼多資源⋯⋯台灣目前就業環境很差,多少22K的,你在這裡開過眼界就很難回去了⋯⋯。」

目前的日子,有穩定的收入,暫時不必為沒錢而苦惱,公司也給予相對自由的工作時間和權限,但我很清楚知道目前的一切不可能過一輩子,難道我就要在此被牽制著嗎?

矛盾和不定,矛盾和不定,矛盾和不定。

或許再兩年半,當我三十了,我會悟出一些人生哲理,或許會少一些矛盾和不定,或許吧,很肯定的是,我一定已經毫無眷戀的離開上海,這個無法呼吸的大城市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