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

告別三伏天,告別高溫難耐。

那天岩場有點冷清,在抱石區看到一位約八歲小妹妹獨自坐在軟墊上滿頭大汗的放聲大哭,哭了五分鐘後,抹抹岩粉後再次挑戰過不過的難關,掉下來,再次放聲大哭,幾輪後,小妹妹哭得更傷心了,「你很累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後方靜靜觀看的父母忍不住說,「我很累了,但我還是過不了。」小妹妹說,「下禮拜才比賽,明天再來呀。」父母安慰她,小妹妹拿起水瓶、粉袋,擦乾眼淚離開。

總在岩場打醬油的我突然感慨,如果我是不輕易放過自己的戰鬥性格,現在應該在社會上很有「成就」吧。

小妹妹旁邊有個岩粉繪製的超人。

今早畫面感清晰的噩夢,一個試圖自殺的人,將自己套入漁網中,越奮力掙脫,漁網越糾纏,最後溺斃而亡。

每次不經意的掉入世人定義「成就」的數字漩渦時,最終將面臨一次比一次更加糾纏的漁網。數字的比較,能短暫滿足自己被關注的內心渴求,有起便有伏,越起越容易讓得失心傷害到自己。

練習放下比較,不和別人比較,也不讓自己成為他人比較的對象。

人人生而基因不同,骨頭和肌肉長短不同,柔韌性不同,再社會化過程中一次次的比較後,清楚明白自己在成就數字中不可能出類拔萃。練習放過自己,把數字放在心裡,當戰勝過去自己時的內心喜悅,和煩惱一起睡一覺一起忘掉,享受當下每次呼吸。

不管再多努力,我終究不會成為超人或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