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火車站你可能會遇到的鳥事

說到鳥事瞬間很來勁,繼續寫下去,警惕世人,好事一樁。

總想要精準的到達目的地,想著不用在擁擠的車站多待一秒,卻經常誤算到達時間,沒趕上車,拍著已經啟動火車門請求上車卻發現自己的超在另外一側月台,停止驗票強行衝入,不要臉的在取票窗口長龍隊伍中插隊。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這樣的,莫約兩個月前,要從北京搭高鐵到西安工作。

下午五點(幾點不是重點,北京時時刻刻都在塞),中國北方剛剛供暖PM2.5爆表(官方數據超過300以後就一直都會只在300),一個從未去過的車站——北京西站(北京目前有北京站、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北京北站)。

這次又是一次誤算,算錯當時北京交通狀況,外加上不熟悉車站售票大廳和入站地理位置,到達車站時距離發車時間只剩20分鐘,我還沒取票。

如果是中國身份證,有散佈車站各地的自動取票機可以取票,如果沒取票也可以直接刷身分證直接搭乘高鐵,台胞證只能乖乖至售票窗口排隊取票,售票窗口是個無法預估的大變數。

吸氣吐氣,20分鐘倒數開始,下車先拿上一堆廢物行李,直接想往月台衝,衝了二十米就遇到證件和車票檢驗關卡,「裡面沒有可以取票的,你還是要先去取票。」被無情的拒於門外。「那我可以把我行李箱放在這裡衝去取票嗎?」我問,「沒人會幫你看喔。」保安小弟冷冷回答。

20分鐘,浪費了3分鐘,距離開車剩下17分鐘。

拖著行李,向前再走20米,看到「自動取票」字樣的小屋,瞥了一下,沒有人工窗口,心中默默開始教訓自己為何每次都不學經驗提早出門,這時候,兩位穿著黑長棉襖,右胸掛著火車站胸章的中年大叔走過來。

「你要取票啊?」他們熱心的問我,當下緊張的瀕臨崩潰的我心想「哇,人間處處是溫情。」開始掏心掏肺的跟他們描述我的情況,「你現在肯定來不及取票了,來來,往這邊走。」大叔說。

大叔幫我拖上行李箱,往十米前商店街入口,過了安檢的X光機,看著又是證件查驗處前大排長龍。

「啊,我是要怎麼取票啊。」我問大叔。

「你有訂單號吧?」大叔說。

「我有,我有。」用手機展示訂單號給大叔看,大叔用他手機拍了下來,我心想,我也太幸運遇到好人了吧,還能走後門趕上火車。

「那你的證件呢?」大叔問。

「我是用這個。」從錢包翻出台胞卡展示給大叔看,正當大叔準備拍照時,「那我到底要怎麼拿到票啊?」我問。

「200元,我讓人幫你處理。」大叔說。

「什麼?要錢啊!那不用了」被自己的天真驚呆一秒,抓回自己的行李箱,往門外走。

「這是最後一班去西安的車了。」「你不取票車票也是廢了。」「那一百,算你一百就好。」大叔跟在我後面唸著。

「不要再浪費我時間了!」我回頭狂怒喊把他們驅離。

一手掛上裝滿廢物的二十公斤行李箱,一手掛著裝滿工作必需品的環保袋,後面還有個小背包,隨著指示牌進入陰暗的樓梯,下兩層樓下到售票大廳衝。

20分鐘,浪費了8分鐘,距離開車剩下12分鐘。

售票大廳,行李再度全部要扛上X光機過安檢,還好窗口取票人不多,等了幾個人就輪到我。這時候車站廣播響起:「請注意防範非法代為取票的假冒車站工作人員⋯⋯」

拿到票,繼續往月台衝,電扶梯要到三樓月台,在被人堵住不動之際,回台一看,幹,背包因為跑的太激烈拉鍊被震開,ipad一半露在外面,那,水瓶呢?!

往下一望,水瓶遺世獨立矗立在售票大廳和電扶梯間的地面上。

已經沒有思考時間了,再遭就這樣了,丟下行李箱,往下衝再取回行李再奔上來,像個白癡一樣在電扶梯奔馳。很幸運的,我的月台在最底處,重裝衝刺100米。

無情的「停止檢票」紅色字幕跳出在我的車次後面。

「拜託,讓我進去,我會衝下月台的。」有點經驗的我向剪票人員哀求。

剪票好心人士放我進去,拖上行李又下兩層樓到月台,跳上高鐵,氣喘吁吁的找到座位,隔了一分鐘,關門的逼逼聲響起。

靠腰,還是沒算精準,快了一分鐘。

#昨天突然翻到這張同事四年前拍的照片很適合當配圖
#我現在的頭髮再拍一定更惟妙惟肖
#行李箱裡是半箱都沒用上的廢物
#19分鐘高間歇負重訓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