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腦子繼續太多事情在轉,關於工作,關於人生,再次進入連續幾日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的週期。

臨時回台出差,有效率在公司說話兩整天,完成和各部門同事需要溝通任務。空檔中看了些病,見了一些朋友,聊了一些天,梳理了一些過去。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老天給我們的生命,給予了不同的難題,總羨慕著他人,忘了自己曾經或當下擁有的,悄然陷入自我否定的困境。

從事教育行業的朋友分析,「八零後的『為了好』像是沿襲上一輩的撈叨;而九零後『為你好』是什麼都不說。」

什麼都不說。穩定工作,賺了些金錢,犧牲了些自由。

有什麼好說。從炎熱夏日到涼爽秋天,再到濕冷冬日,過日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這個城市再到下個城市,經常因為移動失衡,再慢慢平衡,再失衡,一次次循環,一次次觀察自身,一次次正視自己的問題。

一次次陷入失控時,完全可以體會陷入各種「癮」狀態的人類。七月在陪伴孩子登山過程中,家園老師曾提到這些孩子對大的問題是只要面對挫折就會選擇逃跑、擺爛。反觀自己,不也是如此嗎?

「你確定你是活在當下,還是你是在逃避未來?」朋友問我。

活在當下,意謂著逃避過去和未來。「那你未來打算幹嘛?」 每次聊天都會從對方口中說出的對白。

「目前沒有想法。」我總是說。畢業後再次回到上海工作,一年半了,花了很多時間反覆腦中為「目標」字眼定義。從小,我們習慣設定目標,目標也是自我價值的判定標準,一個目標達到後,失落情緒促使急忙訂下一個目標。

隨著年紀的增長,隨著逃離不了的大城市的生活,隨著無數次情緒的起伏,焦慮感像是不定時炸彈,隨著每次炸彈的爆炸紀錄累積越來越厚,實驗著如果不要有「目標」的生活是否可以跳脫經常過去陷入的情緒危機。

城市生活步調太快,人人為了生存,匆忙而焦慮,時時刻刻想創作一舉成名天下知。

「目標」達成了,然後呢?

沒有天分,先天生理結構缺陷當不了兔子,在日復一日的焦慮數據庫累積中,意識到生而是烏龜,注定只能慢慢爬。慢慢等待身體緩慢的覺知,情緒緩慢的穩定,聽從身體的反饋調整生活步調。

每次在上海和友人聚會,大伙高談闊論賺錢之道,相較之下,完全插不上的我,活脫脫像是個異類,安於現在不需要違背良心的穩定收入,工作以外就是認真過日子,等待進山接近靈魂的時刻。

進步了,不再盲目「羨慕」他人,安於自己的生活與步調。或許過幾些日子,他們成為社會上叱吒風雲的名人,但我明白,對我而言這只會讓我陷入更糟的狀態。

不管再波濤洶湧的過去,最終還是要回歸平淡,不停的實驗和自己和解的方法與觀察日常焦慮。日子實在太平淡,好些日子沒下筆,同時也關掉臉書專頁。

我還活著,保持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