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哈尼梯田的明信片

幾個月前,她從臉書聯繫上我,上海是她中國旅行的第一站,我接待了她。

那天晚上聊到很晚,聽著用畫畫賺旅費的壯遊經歷,完成式和未來式。

「那你打算去哪裡?」我問。
「去那些你去過的地方。」她說。

當時剛從大山出來不是太久,我直白的說,在大山裡用畫換食宿幾乎不可行,他們很熱情,但現實問題是,他們真的需要現金,你在他們家吃到的大米,幾百公里外運進來,民生必需品、醫療、教育都是需要得之不易的現金換來。

深入他們的生活後,看到許多狀況,想伸出援手,除了提供些常識外,現金,現金是最直接的幫助。

生存,大山裡每一天赤裸的課題。

走的越遠,打開的潘朵拉的盒子越多,我的和被我造訪者的,大路一條條開通,面對時代的推進,對於大山裡的人們生存又更加不易。

經常收到大山朋友請求發微信紅包的訊息,或是看著嚮導家人外出工地打工的小視頻,他們擁有許多我們沒有的智慧,只不過在目前的社會狀態,我生長的社會讓我擁有可以用比較少勞動力賺現金的技能。

「你什麼時候再來呀!」、「我們現在過年回來玩呀!」他們說,每次收到類似訊息都會不知如何是好,或許有一天會再去。

希望彼此都能在各自生存路上,開開心心,平平安安,少點苦難。

謝謝妳的手寫明信片,讓腦袋漿糊的上班族感受到妳經歷的美好。

旅行呀,為什麼旅行,或許有天會停下腳步。

#順便提醒我還欠嚮導瀘沽湖亞丁徒步遊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