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民國一零五年

實實在在荒謬的一年,從體制內學生回歸上班族討生活,無業整整一年的瘋狂間隔年中,回到初生之犢傻膽各種荒謬嘗試,每一天都是珍貴的歷程,認清如果不荒謬反而會陷入深深焦慮。

會不見的就是會不見,會壞掉的就是會壞掉,會離開的就是會離開,至少荒謬人生還在繼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