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從很小便開始思考的問題。

「死了我們會去哪裡?」
「會變成鬼嗎?」
「真的有天堂嗎?」
「死亡過程會不會很痛苦?」
「我會有哪些遺憾呢?」

沒有人可以給明確答案,從害怕到開始探索,不斷思考模擬那天的到來,「如果我死了我會希望⋯⋯」

在每次要面臨未知新挑戰時,都動過寫遺書的念頭,讓活著的人知道我很好,但嚴重拖延症始終沒有執行。

我還認不清這社會的真真假假,我真無法和你一同工作,我真感謝你給我的生存機會。

九月最後的星期日,和你說再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