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模样

在春運人潮中巧遇四年前初至上海討生活時,至周邊省份丘陵裡露營健行的認識的台灣朋友。

四年,青澀不再,他換上尖頭皮鞋,而我依舊蓬頭垢面腳下還是拖鞋涼鞋。

進入職場後,生活圈同時跟著轉變,再加上經濟獨立,同事們和新朋友們密切著改變原本學生時期青澀的模樣。

什麼是自己想要的模樣呢?

讀書時期,服裝儀容讓我頻繁愛校服務,踏進校門後就開始邊走邊脫裙子,到了教室換上拖鞋,遇到教官永遠下一節是游泳課,穿打靶課程在軍營合作社買了件迷彩衣,「你以為是野戰叢林喔!」教官說,接著又是一次愛校服務。

開始工作後,沒有服裝儀容規範,但多了社會標準的殘酷眼光,依舊拖鞋或是不穿鞋,被主管念了一年穿著,念成耳邊越來約大股的風,最後直接送幾件體面衣服給我。

到了上海,準備幾套看似體面的衣服,讓工作上會比較容易,繼續光腳闖天下,「你怎麼又不穿鞋啦?」同事經常問,但我明明有穿襪子呀,「你腳不冷呀?」路人忍了很久問,「我南方來的。」我說,冬天穿著涼鞋走在中國北方街頭意外榮獲高回頭率。

過年返鄉見了些老朋友,聊到某朋友因為交配需求開始執行的「妹仔計畫」,按照網上戀愛訓練要點讓自己成為妹仔,從外表到舉手投足慢慢改造,努力一年後成功達成目標,但妹仔畢竟還是妹仔呀。

人生苦短,還好,還好,一路走來還是用自己最愛的模樣還平安活在人間。

#其實巧遇可以不要打招呼我大概不是在玩小遊戲就是剛睡醒恍神放空不然就是趕不上肖婆模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