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四川玄武峰(二)冰雪奇猿

如同去年,進山攀登前,會有三天的冰攀訓練課程。

有去年的慘痛經驗,今年少了些恐懼,從容的四處打混,踢踢冰、砍砍冰、踏踏冰,邀請大家一起去冰雕。

每日幾條top rope冰攀作業,傻子般總要拖到砍冰砍到肱三和背部乳酸堆積後才去面對,完全忘記要保留體力面對今日作業:模擬先鋒,邊爬要邊打入冰螺絲。

冰雕師來也,我要去砍冰 photo by 孟翰
最後爬也是想逃避覺得困難的路線,眼看快到接駁車抵達時間,「唉,你要不要爬這條?幫你確保。」貼心的繩絆問,「啊,好啊。」雖然這條路線看似有點累人,且已經玩到揮冰斧有氣無力,但今天只爬一條還是上去看爬到哪裡算哪裡。

「你上去順便把東西收下來啊!」礎豪大大說,「啊,不行啊,我可以收旁邊簡單的,上面最後一段太垂直了,太難了啦!!!!」我說,「你先上去看看,上面有之前留下的冰洞,可以垂。」礎豪大大說,「冰洞自己打,要練習打冰洞。」一旁的展哥說,儘管心中無限髒話,但還是硬著頭皮上去了。

能混則混,還沒意識到要認真練習鑽冰洞,能逃則逃,這次逃不了了,想當然爾卡在上面半小時怎麼樣都勾不出主繩,「你們打冰洞要好好練習啊,不然在上面又冷。」下面大大們實在看不下去碎唸著三個卡在冰壁上的人不下一百次 ,其實不冷,但因為腳點太小腳久站開始顫抖,「我已經知錯平時不認真了可以不要再念了嗎?!」抖腳到無法控制的內心獨白。

「唉,我可以用原本冰洞垂降下來嗎,我打了三個都打不過不想打了。」我向下方礎豪大大求救,「隨便你啊!」大大說。二話不說,過主繩,拆確保站,快速垂降回到踏實的地面,「明天我要至少練習打過十個冰洞!」我發下豪語。

卡在冰壁上,冰洞打不過
要開啟一項明知沒有天賦的運動,初期必打自內心深處的抗拒,怕丟臉,怕出糗,還要克服前所未有的恐懼,新肌群從發力感受到鍛鍊需要花好一段時間,幾乎不可立即見效,中間的挫敗讓人更加讓人沒動力堅持下去。

 

雖然臉皮比一般人厚,但還是有羞恥心不想拖累團隊其他人,偶爾約小靈魂伴侶到岩場玩玩粉袋,進步很慢,但總會感受到身體誠實的改變,這或許是誤報同學會課程和亂入別人期末攀登,意外的的收穫。

白海子 photo by 孟翰
進山前,最後精實固定繩架設和繩隊行進練習,等待時間不忘珍惜最後砍冰,砍到羽絨衣全濕才善罷甘休,傍晚時分大雪驟降,民宿裡吃飽喝足進山前最後一頓溫暖晚餐,最後的會議和最後的打包,因為男隊員人數多,幸運的沒有分配到公裝減少負重負荷。

進山前的大餐,恩,長到現在還不會正確用筷子方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