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四川玄武峰(四)小鮮肉鴻門帳

Day2:2017/02/24 基地營—ABC(Advanced Base Camp)
慢慢高度適應,今日路程只需上升四百公尺至海拔4700公尺的ABC,慢慢走上,大大們和精英同學架繩去,其他人悠閒的在營地閒晃。

因為我們帳篷還沒上來,看十五歲小鮮肉遲遲不回帳便霸佔帳篷睡午覺去。

天黑前,實習領隊孟翰宣布將拆成兩隊分兩天攻頂,並分配隔天攻頂人員,早死早超生的我當然選擇第一天先去,「明天六點準時出發。」

吃飽,再吃包疑似能嗜睡的日本感冒藥和吃安心的單木斯幫助睡眠,早睡,每個晚上都被尿意驚醒,然後必憋尿一至兩小時做好出睡袋的心理建設,雙腳無法在短時間塞進結凍的靴子,只能踩著高蹺向廁所前進,路上無數個翻船,鞋內灌入更多雪,狼狽至極。

忘記單木斯有利尿的副作用,夜間已嚴格控水還是無濟於事,詢問其他女隊員,小蝶傍晚就不攝取水分,這樣代表一天超過十二小時不進水,但高海拔空氣乾冷,就像中國北方供暖的室內一般,不適時補充水分,呼吸道嚴重乾痛,但補充水分又有夜尿的困擾,「我好想當男人啊!我也想有茶壺嘴嘴窩在睡袋裡用尿壺解決!」每當要爬出睡袋時都要在內心呼喊一百次。

Day3:2017/02/25 休息日

半夜兩點夜尿戰役後,好不容易又進入睡眠,五點又起床準備煮水、早餐,整裝出發攀登。

預計集合時間六點前,準備踏出溫暖帳篷,把腳塞入冰凍靴子時,「展哥說前一夜雪太大了,今天取消。」孟翰跑到帳篷邊說,「幹,氣象專家不是說今天濕度最低、風最小最適合攻頂嗎?!」心中嘀咕兩句後立馬倒頭大睡。

再度睜開眼已是大太陽把帳篷曬暖烘烘,外頭許多人在悠閒走動。

「要自主訓練的,我們十點出發上去冰瀑!有誰要去的啊?」蕭大哥中氣十足貫穿營地的詢問,難得賺到休息日當然要好好耍廢讓肌肉休息,目送四位精力充沛的菁英向上後,也出帳篷四處閒晃找樂子。

第一站:礎豪大大的雪人
敬老尊賢應聰哥要求我蓋了假奶 photo by阿嘉
戴上若瑜的洗碗手套,幫忙用塗層方式蓋雪人的頭部和聰哥指定的胸部,插上氂牛肉乾當鼻子。

「唉,快點用固定繩幫她SM綑綁啊。」聰哥說,慫恿一圈沒人要動手,聰哥自己動手綁,「唉,礎豪哥,這樣要用雙套節對吧?捆綁結是這樣綁吧?」邊綁邊諮詢教練礎豪大大。

第二站:聰哥咖逼
「拎嘎逼,拎咖逼。」有聰哥的地方就會有咖啡,邊喝咖啡,邊聊天,邊練練我的破台語,邊放著聰哥最愛的玖壹壹,聰哥講解他的攝影哲學、行動量選擇哲學,抽雪茄不會上癮的人生哲學。

第三站:當吃瓜群眾觀賞高海拔抱石
大大94狂 photo by孟翰
六十歲聰哥完攀脫衣秀

礎豪大大拿了支雪鏟撥了下雪後,開始抱石,十五歲到六十歲的學員都下去共襄盛舉,不亦樂乎,躲在帳篷的也探出頭觀賞高齡六十歲的聰哥超勵志完攀脫衣秀。

第四站:入住小鮮肉的鴻門篷

小鮮肉父親,我真沒對他怎樣啊⋯⋯
實習領隊突然積極詢問我是否要我和他換帳篷,阿呀,先前每天嚷嚷要十五歲純真小鮮肉「轉大人」,竟然美夢(噩夢)成真。

心想著可以從四人帳換到二人帳清靜(孤僻)一下,或許可以換得前所未有的一夜好眠便一口答應,「記得要包紅包喔!」班長提醒。

六點多,天漸依舊亮晃晃,「明天五點出發登頂。」實習領隊宣布,小鮮肉吃了三包香積飯後立馬入睡。

「唉,這一整天沒有過多資訊帶來焦慮的悠閒日子真幸福啊,曬著太陽,四處找樂子,餓了吃飯,累了睡覺,像是一場夢的烏托邦生活。」睡前回顧一天發生的事情時不禁感嘆。

因為該帳篷營地實在實在非常爛,原本就窄小的帳篷因地基傾斜鞋被小鮮肉壓迫僅存的空間,「唉唉唉,你超過線了!」小學生課桌上的楚河漢界當然無效,小鮮肉一睡著便開始作起「被睡袋綑綁」夢,兩個帳篷外都聽得到的各種夢中試圖掙脫的吼叫和大動作踢,「阿這樣拎祖媽是怎麼睡啦!」我心中怒喊著,加上上午聰哥熱情的咖啡,咖啡因攝取失控,只能拿起手機玩小遊戲把為了進山累積了一百多條命玩完培養睡意,好不容易小鮮肉穩定下來,又是夜尿來襲再度重演狼狽至極如廁橋段,「幹!已經失眠兩晚,竟然一天比一天更慘。」睜大雙眼,等待小鮮肉設定的三點半(因為動作慢又要拉屎)鬧鐘響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