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四川玄武峰(六)回歸人間

Day5:2017/02/27 下山之路
前一晚,幫大大們送水任務完成返回營地時,「我幫你煮好熱水了!」隔壁帳的哲豪和漢漢說,眼看我親愛的小鮮肉在帳篷外晃啊晃,「你煮水了嗎?你晚餐吃了嗎?」我問,當然答案都是沒有,保母模式再度開始……

「孟翰,我可以跟你換回帳篷嗎?」我大喊,孟翰果斷拒絕我。

煮水,關心小鮮肉起居和討論隔天起床行程避免他再次遲到,「你幫我看好啊,如果有人要往廁所方向走你就阻止他們。」等待乾燥飯熟成時起身如廁前派給小鮮肉任務,因為害怕夜尿噩夢重演不敢多攝取額外水分,吞入乾燥飯後立即入睡,睡了兩小時後,攻頂日疲憊的小鮮肉被睡袋綑綁夢變本加厲,「你幹嘛啊!」難得入睡卻被吵醒的我說怒吼,他安穩地繼續被被綑綁夢綑綁,而我再度失眠,瞪大雙眼,喉嚨乾痛,尿道瀕臨發炎,但比起另外三位女隊員巧遇要把經血背下山外加導致手腳冰冷身體虛弱的生理期(啊不小心透露了她們的排卵週期?!),我已經幸運多了,只能暗自感嘆:「女人啊,實在不容易啊!」

噩夢閨房
上午八點,打包好行囊,收拾好營地,儘管外頭仍是零下十多度,手指凍僵只能用力拍打喚回知覺,想著終於可以下山回到溫暖的人間,滿心愉悅跟著大大們踏好的步伐下山去,連日大雪早已覆蓋路跡,原上山路線太陡必須重新尋找下山之路。

「剛剛展哥從大概從一層樓的石頭滾下,翻了大概三圈,在地上坐了很久,但現在沒事了。」蕭大哥衝向前報告老師礎豪大大,回頭仰望翻滾後雙膝見血的展哥獨自站在遠方稜線上,眺望著下山的路線,「展哥,這裡!那是偽裝的石頭,我們剛剛也被騙了。」休息中的隊員和展哥喊叫招手示意,在茫茫白雪中判斷路線是件技術活兒,「跟著我走,就跟著走就對了。」展哥一臉嚴肅的霸氣示意其他隊員。

在一大段繞路後,終於見到在今早上來基地營要帶我們下山的藏族協作小楊,「牛逼!牛逼啊!這種天氣還有人上去了。」小楊向迎來的每個隊員說,出發前見連日大雪村民們都非常不看好,頻頻說:「下那麼大雪你們還要上去嗎?你們真是花錢找罪受。」

「美女啊,爬的怎麼樣?」小楊看到四姑娘們一貫的猥褻沙啞又中氣十足的問,「森林積雪很厚不好走啊,下山沒那麼快。」小楊接著說,眼看已經11點了,我們到底能否趕上原訂2點回民宿的接駁車,4點回成都的大巴車呢?

 

下山路有時全神貫注踩在腳點不佳的的雪地上,有時踏踏展哥從韓國人偷學來防滑側併步,經常各種得心應手的花式滑倒。

見到木棧道,車子就在前方,等待後方隊員抵達時,開始研究每個人臉上不同嚴重層度的曬傷,礎豪大大曬得最均勻,小鮮肉曬出兩頰滿滿水泡,蕭大哥鼻頭沒有水泡但依舊嘴砲(這是誰說的?!),這幾天曬傷、凍傷幾次反覆交替下,鐵齒從不防曬的我,臉部灼熱發燙十分疼痛,不知如何是好抹著馬油保濕,期望能帶給可憐的皮膚些舒緩。

cosplay落腮鬍的包青天
迎來壓隊步履蹣跚的展哥,發車,攀登結束。回民宿午餐,在清洗一頭野生長髮時被自己曬成包青天模樣震驚了五秒。

成都火鍋慶功宴中,亂入別人期末攀登的我聽著每位經歷半年課程後的8K4班同學們的感性告白,「爬的自己開心就好,你喜歡你就會一直去做。」時刻圍繞萬千景仰粉絲的礎豪大大被問起如何成為大大時說,「不被名利、金錢,外界各種雜事干擾,做最純粹的攀登。」無限耐心和熱忱推展台灣人對攀登視野的展哥勉勵餐桌前即將進入校友會的學員們。

結束了,結束山裡生活將回到都市,擔心會太羨慕可以回溫暖台灣的大夥們,隔天清晨獨自背起行囊,返回現實生活該去的地方。

醉氧的腦袋半夢半醒間回顧十天如夢一般的日子,每次的決定進山時,回想過去出山時告別平靜與坦誠的自己時所帶來的情緒波動,「要去嗎?我能面對打開更多盒潘朵拉的盒子的自己嗎?」「我到底為什麼要進山啊,或許我已經對山失去熱忱了。」行前無數次糾結和懷疑,還好最終還是出發了,山一如既往慷慨的發蒙解惑。

六年前,二十出頭的傻逼少女憑著傻膽第一次勇闖青藏高原時直奔海拔4500米的埡口露營,歷經一場前所未有的嚴重高反,因為他人伸出援手協助熬過噩夢般的一晚,「啊,我這樣要這麼回報啊!」我問,「你就在路上繼續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就好了。」他說,幾次進出高原和活在人世的時間中,又接受無數次受陌生人不求回報無私的幫助。

「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學習如何付出愛,以及接受愛。(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learn how to give out love, and to let it come in.)」一齣因為工作看到可以倒背如流的舞台劇《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中的對白,別人想幫你背包時就把包給他背,當自己有能力為別人做點什麼時,很自然的就會做點什麼。

因為雜亂瑣事早已遺忘讓自己保有熱忱的方式:嘗試做和自己以外的人類有連接的事情,或許是一場革命,或許是一點點改變,或許是讓在舒適圈的人看到舒適圈外發生的故事,自溺的性格,只要看見人性的真誠與美好就可以感動許久,並堆疊至內心深處成為生命養分。

僅此送給山中十天同行的領隊、隊友們,紀錄我們那些發自內心深處像孩子般大笑的日子。特別感謝趙雷與李志的歌聲陪我度過和小鮮肉同床共枕的失眠夜。

(完)

備註:歐都納八千米同學會(8K Club)是透過經驗傳承、技術建立與實戰累積三大主軸,提供台灣最完整的遠征攀登訓練課程,紮實培訓遠征攀登所需具備的完整能力,希望透過理論、技術、練習與實戰經驗的各方面能力養成,實際協助山友完成遠征夢想,提昇台灣攀登視野,詳情關注 ATUNAS前進基地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