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旅行

某段時期的夢想是「環遊世界」,開始環遊了,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而是更深入的看見世界的殘酷。

看著許多身邊朋友計畫著下一趟旅程要去哪個國家,但始終沒有讓我開啟新計畫的慾望,可能是因為工作已經必須經常移動,可能是上一趟旅程太深入的當地居民還沒理出離開後相處的模式,長時間壯遊看似拉風但路上的情緒波動低谷歷歷在目,可能年紀大了浪不動了。

「旅行」相關詞彙大量濫用的時代,是否思考過為什麼我要把我們從小被教育的價值觀帶到淳樸的村落,影響他們歷經原有的文化價值呢?中間的價值落差,實在太殘酷殘酷,對他們殘酷也對自己殘酷。

最近新聞「當留美中國學生反對達賴喇嘛的畢業演講」,中國紙媒寫的「留美四年送百萬學費,你就讓我爸媽來看他祖國分裂?」文章。

「唉,你可以去聽嗎?」我截圖問了一下正在該校拼搏的朋友,「可以啊,但你身邊的大陸人真的那麼仇恨達賴喇嘛嗎?」她問。

目前至今,我只有遇過一位中國外交官員的太太,提起她去凡蒂岡看到中華民國大使館讓她感到極度憤怒,並開始一連砲火表示她的憤怒之情,完全不顧忌我身分證上是印著中華民國,而且還在用民國紀年,當下我打哈哈的盡快轉移話題,政治問題實在不是我倆嘴砲吵吵就能決定什麼,身邊的大陸朋友基於禮貌大多不會提起政治話題,生存和祖國,生存還是比較現實的眼前問題。

「所以藏民還是尊敬達賴的?我中國同事說他們藏民自己也不喜歡達賴。」朋友說,「他的意思是現在的藏民是歡迎中國政府的,因為政府帶來財富,而宗教領袖只是壓榨自己人民。」朋友轉達中國同事的原話。

「那你同事一定是沒深入過藏區,或是根本沒去過吧?」我問。

因為不想花大錢被監控,目前從沒有進過西藏自治區,只在周邊四川、雲南、青海省份的藏區出沒,遇見聊得比較熟的藏民或喇嘛,不知道是否不合適但腦中閃過便問起當地是否還拜達賴喇嘛呢?

這些藏民因為資訊取得受限,他們對於達賴喇嘛的資訊比起我們遠少許多,但答案是有的,但偷偷藏起來,藏在活佛照片後面,藏在車中遮陽板下面,藏在公安看不到的地方減少麻煩。每個寺院、每個喇嘛都必須登記,每個藏曆節日都必須報備,「所以我們都有兩個門號。」喇嘛眨眼靦腆的笑了笑,並提醒我在村民家法事的過程不要拍照。

可能是深山裡的藏民漢人文化的教育層度普及不高,可能從出生就已是日常的信仰比共產黨的「新聞聯播」宣導更加真實與貼近,在生存方式快速改變的時代,耳濡目染的信仰依舊無可取代。

突然恍然大悟,關於為什麼旅行的糾結迎刃而解,就是因為旅行才有機會親眼看見與感受政令宣導文章、學校課本、書、演出、電影、紀錄片創作者所闡述的字句與畫面,或是以外的真實。

延伸閱讀:

Chinese students in the US are using “inclusion” and “diversity” to oppose a Dalai Lama graduation speech

留美4年送百万学费,你就让我爸妈来看他分裂祖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