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過這種生活嗎?」

「我能過這種生活嗎?」初至瀘沽湖,在客棧的頂樓望著湖,吹著風,不斷問自己。

離開熟悉且相對容易的賺入現金生存方式,離開熟悉得到心理上成就的舒適圈。

在村子的時間越長,似乎慢慢有了答案,本想再慢慢延續這種慢慢過日子的方式,好好消化這兩個月的衝擊,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回到台灣的十天後,便又再次上崗,適應新工作,適應新生活,忙忙碌碌像是沒有靈魂過著日子。

村民們發訊息來,沒有勇氣點開,心中隱隱的想著,我們生活方式如此遙遠,我們沒有共同話題,可能是狂妄自大的城市人思維方式使然,我忘記了當下的羨慕,「我能過這種生活嗎?」不斷的問自己。

一早,邊吃早餐邊讀到這篇文章。

總是太貪心,總是什麼都想要,我為什麼不能過這種生活呢?一切都是自己給自己假想的設限。

延伸閱讀:

樸谷工坊 相信,自己的價值

我們有時候也會想說,若是回到大城市工作或生活,還可行嗎?但已經不可能,連住在很規律的水泥房中都幾乎會因為太無聊不能生火而不知如何是好,或者睡覺的時候沒有蟲鳴鳥叫而有點不適應。領著規律的薪水好似安定,但所有的時間被規律化,似乎也太不自由了。

應該說,我從臺北離職到宜蘭開始「認真生活」後,也從「害怕生活費不夠」,到現在來試著「主導哪個月份要進賬多少、因此哪時能做哪些進修或出國的學習」等。過著高度彈性的生活,也同時得承擔高度的冒險感,這是必然的。然後因為破釜沈舟,或說相信大宇宙會保佑我們,這樣的生活也過了快兩年了。

現在我倆放的重心,除了好好生活之外,是兩人「自我實現」的部分要愈來愈大。而這樣子走下去,慢慢地也會有莫名的收入進來(譬如說翻譯或寫稿),我們常常覺得有趣。應該是說,路走得愈急,愈容易走岔或者變小條。而路,其實一直很寬大啊!

因為事實一直是:每個人都有存在的價值跟特點,並不是「有存款或有多項才能的人」才有本錢過著高度彈性的生活。

會幫人剪頭髮、會除草、不怕土、會做木工、會煮飯、甚至幫人看孩子、幫忙畫畫或寫文案,或者追蹤動物或者與動物相處,都是才能。

大主流一直教導我們,會賺錢=有用的人,結果悲哀地教出了不斷傷害環境的多數人。

而事實又是,好好過生活的人,跟著自然節奏來走的人,真的不需要很多的生活費、真的一定找得到路走下去(只要隨便種種地瓜葉其實就可以吃一整年)。但是,你要相信自己、再相信宇宙,一切都不盡然得圍繞著恐懼來思考,一切都可以從愛自己為出發點,來做選擇。

我們一起學習,相信自己的價值,與宇宙的愛與指引,過著生活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