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張罰單

故事是這樣的,今天去遠方開會完,因為身上只有一支手機沒法搭大眾運輸,碰上下班時段不想打車堵到暈車,騎著最愛的摩拜悠閒回公司。

騎到一半看到前方幾輛機動車和自行車被警察攔堵,左看看右看看,嗯,我騎在禁止自行車的路段。

很自覺的停好車,一臉懵逼的湊上去圍觀聽聽警察叔叔怎麼說,「你剛剛違規了,這裡不能騎自行車,罰款二十,你有證件嗎?」警察叔叔說。

「我啥都沒帶怎麼辦?你可以支付寶嗎?」身上只有手機的我問,「你去看旁邊誰有現金跟他借,你再支付寶轉給他。」警察叔叔說。

前面兩位年輕人繳完罰款身上也沒有現金,另外一位老人拿了一百給警察找錢,但他年紀太大搞不來手機。

這時候另外一位同樣違規的老人,開始用上海話無限循環的大罵,大概是在說:「儂不該在這個最交通最繁忙的時間來抓違規,第一次應該警告就好不能直接罰款⋯」

「阿,我沒人有現金怎麼辦?」在路邊站了五分鐘的我問警察。

「那要不你跟他借?」警察指著依舊無限循環大罵的老杯杯,「我才不要勒!」我回,警察根本是落井下石,打算看和老杯杯開口然後增加他無限循環台詞的好戲嗎?

「不要就不要。」警察說,標準上海男人的上海口音碎念。

這時候一台同樣違規的機動車也被攔了下來,「來來,他有現金,你跟他借。」警察熱心的說,「支付寶點一下收款,我轉給你。」我和機動車男子說,給了警察叔叔一個假名登記下,把罰款收據揣進兜裡開開心心的騎著摩拜離開,老杯杯依舊鍥而不捨的繼續無限循環的大罵著警察叔叔。

身為交通規則從沒學好的台南人,回想人生第一張上海罰單過程如此荒謬,二十元買到一天好心情,心情好到去嚇野貓,值得值得。

#上海話聽力快速進步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