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the Tour

近期不知道為什麼臉書專頁按讚數字沒有理由的緩慢不斷增加,看到數字增長就會多一點焦慮,「我是不是該換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繼續寫啊?」這幾天腦子不停轉著這個問題。

慢慢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例行的跑步機配電影,無意間點進這不完全不適合跑步時看的《旅程終點》(The End of the Tour,台灣翻譯片名為《寂寞公路》,如果看到《寂寞公路》片名我大概不會點進去看了,被大量濫用的「寂寞」字眼與誤導觀眾以為又是個壯遊自我放逐為主軸的公路電影。)大口喘氣跑步的同時,專注看著電影中兩主角毫無大衝突性卻引人深思的對白。

「越多人給予你讚譽,你就會越惶恐自己在欺世盜名,獲得大量關注的壞處,就是你會懼怕有負面的關注,而如果你易被負面關注所傷,那麼這時候你面臨的潛在威脅其實是大大增加了,從彈弓升級到大砲了。」電影中男主角大衛.華萊士說,他至少兩次提到知名度提到成為明星作家反而將會讓他掉入更大的困境。
前些在山裡的日子和隊友聊到興趣與討生活,「把興趣和賺錢結合在一起,我覺得這樣很好很方便很呀。」她說,「興趣已經是生活唯一精神寄託了,力保精神桃花源安在和朋友圈的切割。」我直覺回應。

「吸粉增加影響力!吸粉增加影響力!」一位上海報社(所有媒體都是黨控制)的高階主管代領旗下掛名非營利組織的核心目標,影響力提高,關注提高,社會地位提高,身邊吹捧馬屁的人提高,最終收穫金錢收入也隨之的提高。

從工作中學習到如何操作各種媒體,取得達到宣傳目的曝光,科技的快速發展,主流媒體也快速改變中,幾年的工作訓練下,在媒體運用和行銷手法比一般人的洞察力與敏銳度高,成為網紅沒有絕對但掌握TA需求與幾個提高曝光手法必然會大大提高成功率。「你可以開個小專欄啊。」朋友曾提過,我笑著拒絕了這個提議,我只想繼續沒有專業性隨興寫下好奇下的新發現。

新媒體與自媒體發展日益茁壯,傳達自我想法的門檻越來越低,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擴大自我影影響力」的獨立創作者。獨立啊,獨立,獨立總歸要生存,自媒體的氾濫,完全無法預期如雨後春筍的媒體平台快速影響著,生存壓力加上金錢誘惑從獨立到商業的案例不勝枚舉,當然為了達到工作目標我也是其中摧毀獨立自媒體者之一。

工作中頻繁會接觸明星與藝術創作者,明星就是那麼一回事,高影響力,高金錢收入,高度話語權同時伴隨著高度輿論壓力,有時候就像個機器人因為宣傳同一段話必須無限次的重複,諜對諜的無數個商業談判,精打細算自身最大利益;對比下清貧的藝術創作者,低物質需求,不被金錢左右的真誠的態度與開放的心和世界交流,他也不知道下個月會到哪裡,生活收入從何而來。

「你這樣應該身邊朋友都無法理解吧?」幾天有人問,「所以我一般都不說啊。」我微笑回答,從未停止挑戰主流思想的不平順與總被不看好人生,越來越存在主義的過日子,越來越不愛與人類過多沒有必要的交流,身邊能稱作朋友的朋友也是早已習以為常,活得太自我又口無遮攔一不小心又冒犯人,最近不得不的團體行動才意識到有些女性同胞對此行為充滿敵意。

寫下來,是因為記性實在不好,空開,是因為幻想或許有些有需要的人看到後,日子會過得舒服、容易一些,在地球的某一個角落同樣也有一個人類有同樣的掙扎會得到一些慰藉。

多數正能量旅遊暢銷作家書中分享著他們的壯遊與壯舉,傻膽只是一秒鐘的決定,傻膽之後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但很少人會誠實與坦然的說出壯舉後那些心靈上不堪回首與痛苦無助的波蕩,人類習慣報喜不報憂,路上無底洞的憂,如同大衛.華萊士決定走向盡頭一樣。

「我們都不知道各自的生活將去何處,大衛認為書的存在讓人忘卻孤獨, 如果我可以我會對大衛說那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並非讓我從生活中解脫,而是提醒我生活該是什麼樣子。」《旅程終點》片中最後的台詞。

「真理會放你自由,但也只有在經歷一切之後。」(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But not until it is finished with you.)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