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人生

去年八月,「希望有機會分享你的冒險。」有朋友的朋友說對我的故事很有興趣,「啊,到底有什麼好說啊?」相較於網站上其他受訪者勝利人生,或理想實踐偉大事蹟或行動,相較於我的悠悠晃晃,沒有大的衝突點或高潮迭起劇情,完全能預期這篇稿子沒效益又不好下筆,但看著有人自己挖坑給自己跳,閒來無事待業中的我當作看場好戲的一口答應了。

不久,徹底忘記這件事情,「你的稿子寫出來了。」幾天前收到訊息,「一個大學讀了八年,常人眼裡貌似與世扞格不入、帶點刺的她⋯⋯」文章開頭是這樣寫的。

看完整篇文章,除了心虛外只想拍拍自己的肩膀,問一句:「你到底有什麼病啊?」說穿了就是個白目的極度白目故事無縫接軌的串聯,「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聽話啊?」小學六年級男班導拿著手帕擦著眼淚哭著問我,過度好奇心導致病入膏肓的白目至今依舊毫無好轉跡象,認真思考是否需要去精神科就醫,每當被問到未來,「聽天由命」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依舊的回答,笑話人生最大成就就是還沒有忘記要呼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