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ft

中國的勞動法的不定時工作制。

目前的工作狀態,可以相對理所當然的自我,可以相對比較自由分配時間,但也必須不停地移動,穿梭在不同機場和車站。

對於這種不停移動的工作模式,頭一年充滿新鮮感,但日子久了,年紀也大了,慢慢厭倦這種狀態。

「我最近不是失眠,就是淺眠。」前幾天,半夜十二點在上海高鐵站上海同事說。

移動前一晚慣例都不會睡好,擔心來不及打包行李,擔心錯過飛機或高鐵,擔心落東落西沒有準備好工作上的材料,擔心下一站的出現的棘手的狀況,擔心談判破局或是處於劣勢,擔心因為自己的失誤會造成他人情緒起伏。

工作移動中較頻繁出現焦慮導致失控狀態,文化、氣候、語言、腔調、性格、食物等都需要再適應,作息也不得不隨者工作改變。

刷著臉書,羨慕台灣的朋友真好,極短距離即可逃離城市,對於興趣嗜好可以持續性的練習進步神速,還有固定組織志同道合朋友一起活動。

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能嘆一口氣,這是自己的選擇啊,沒有工作是輕鬆的。只能從很難規律的生活探索動態規律的新可能。

「我怕給你們添麻煩,誰都不容易啊。」一位北京老爺爺買包子時和店員說。

活著的人都不容易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