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

那天,看著遠方朋友的狀態,忽然喚醒記憶中靜謐的鄉下的夜晚的味道,同時燃起令人焦慮的恐懼。

在見到新生兒阿稷前,我不停問我阿母,「他每天就吃奶和睡覺,不會無聊嗎?」

看著阿稷,除了吃奶和睡覺外,睜大雙眼,揮動手腳,一切事物對他好像都充滿新鮮感。

戲劇課程的老師常提醒學員,「回到五歲的自己。」說起來很簡單,但要拋棄隨著增長的年齡至五歲的差距,五歲的狀態越來越模糊,每日增長的「比較」生活體驗讓此也越來越艱難。

出生後,一步步的社會化過程,循規蹈矩成為最安全的套路,我們慢慢學會控制情緒、隱藏情緒、刻意隱藏探索世界的好奇,因為隨意發言,會顯露的無知和被嘲笑。

姐姐前幾天發來這張照片,小學六年級剛畢業的暑假,那時候生活似乎沒有無聊,每天總有事可以玩,雖然很討厭老師但很喜歡上學,因為上學可以有同學們可以一起闖禍,回家繼續和姐姐、弟弟嬉鬧、吵架,一起做壞事。

無數瘋狂蠢事的回憶,瞬間一股腦兒衝進腦袋,蠢到連回憶都會發笑,天不怕地不怕的完全自我和創造力。

最近不太寫字,想著為什麼要把自己赤裸的公開在眾人面前?遠離人群沒有讚美與批評會不會讓情緒波動少一點?偶爾看到過去的文字,又不可思議的感嘆還好當下有用圖片和文字記錄下來,因為當時似乎離現在已歷經百年。

回不去了,是回不去,練習,再練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