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連網和生活密切的無可分離,每個改變對於每個產業都是場大革命,快速結構翻轉。

從「支付寶」興起和快速普及後,隨之而來是「微信錢包」共同促進網上支付成為中國人的生活習慣。

為什麼中國互連網相關產品都能走在世界頂端,各類新產品通通先走在法規之前,像是:在手機還沒完全落實實名制時,支付寶已經非常普及;uber或滴滴出行推出後好一陣子,才有法規開始制定相關法規;摩拜單車和ofo已經成為城市嚴重亂象時,偶爾才會出現拖吊車。

俗話說:做中學,錯中學,中國擁有十三億人口一起參與。抓住人性貪小便宜的弱點,初期的優惠小利,快速新產品進入生活習慣養成,就像有部BBC紀錄片介紹台灣醫療國際聞名,為什麼?因為台灣推行全民健保後,大家都很愛看病,醫生從中增加了很多臨床經驗,提昇妙手回春的能力。

這兩年中國突然竄起「外賣」app風潮,「餓了嗎」、「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的貼紙快速竄流在每一間城市小店鋪的牆壁上。

有別於過去商家自行「外送」,每個外賣app有自己或特定合作的外送電動車隊,或是像Uber EATS或只要送達人人可以是派送員。

客戶下訂單後,系統直接由派送員定位分配與規劃最佳取餐與送餐路線,客戶只要手機上滑一滑,不久餐點就會到送府。

起送門檻低,不需要像高中時期,午餐偷偷預定外食還要先呼朋引伴把menu附上空白紙傳全班一圈,有了外賣app後,公司有幾位同事,午餐時間就會有幾位派送員出入。

人和店家完全不需要直接交流,app上顯示的店家評分變得尤其重要,不管食物再好,新客戶唯一參考依據就是過往客人的照片和文字評價,為了讓客戶感受性價比(CP值)超高,外加高大上、洋氣感和產品新鮮度便往包裝下手,一份餐點的包裝垃圾倍數增加,一位同事吃完一份外賣午餐,垃圾桶也滿了,非常驚人的垃圾量製造。

垃圾量有差多少呢?以一個便當(盒飯)為例。

台灣便當:一個紙盒(或一個塑膠盒和一個塑膠蓋),兩條橡皮筋,塑膠提袋(有些必須額外收費)。

上海盒馬盒飯:三個塑膠盒(飯,肉菜,素菜),三個塑膠蓋,一個封口塑膠,,塑膠提袋(外賣標配)。

城市裡食物唾首可得,走幾步路總有便利店或小商店可取得糧食。但自從外賣app興起後,進食變得更無煩惱,不用找餐廳,不用走路,只要打開外賣app,不久後食物就會送上門。在辦公室裡,午餐時間不用浪費一滴口水,耗費任何體能;出差工作取得食物不需要踏出酒店一步。

外賣app裡的店家通常優惠活動(例如:支付滿25減9,滿45減13,滿60減18;羊毛出在羊身上,外送app的定價通常會比店裡貴上一些,),一份餐點再加上一點的起送金額(例如:一份酸辣筍尖粉24元,起送30元),因此明明知道吃不完卻不得不再多點,經常食物就這樣被浪費了。

看著大量垃圾被製造,看著無數個派送員午餐時間分別送來一份公司方圓一百公尺內餐廳的餐點,聽著同事們不斷嚷著要減肥,身體卻越來越少動。

看著,多數時間都是看著,看著派送員雨天因訂單量大在商場裡狼狽的奔馳,聽著店家裡從未停止過外賣app的訂單提醒,鏗鏘有力的女人聲音「叮咚,餓了嗎為你接單了!」「叮咚,顧客催單了!」

環保是很個人的事情,就像瑜伽或登山一樣,自我訂定價值的練習,不需昭告天下或說服其他人參與或認同。偶爾和朋友聊到相關話題,再會說出關於外賣的種種觀察。

「科技發展就是要要讓人更『方便』,讓人過的更舒服阿。」一位廣州朋友說。

「像我們常叫的那家雞排飯阿,外賣上叫的比店裡買還便宜,而且它們好像有特別設計包裝送來時候就像剛剛炸好一樣。」一位在上海生活的台灣人說。

「你也太環保了,我很久以前看到全球暖化北極熊流離失所的文章,那時候有段冬天堅決不開空調,每天把自己裹的厚實還不斷發抖,有個朋友笑我『何必呢?其他人不也都開著』,後來我想想『是阿,何必呢?』感覺自己好像很傻,就放棄不開空調的計畫。」一位生活在上海的青島人說。

那天,拿著自己的杯子去買「一點點(五十嵐在中國的品牌)」被店員拒絕,理由是必須封口後才能出杯,當下有點生氣轉頭直接轉頭就走。

某天,在水果店裡買水果,跟老闆娘說不需要塑膠袋,「不要袋子要我怎麼賣?」老闆娘用著到異類的雙眸配上非常不客氣的說,「秤完放到我的包裡就好。」我面有難色的回覆她。

以上事件忍不住和大陸友人抱怨,他們像看到異類的不解面色回應,雙眼透露著「你分明是活該給自己找麻煩?」

上海、北京皆不流行垃圾分類,路邊標註「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垃圾桶,實際沒有任何差別,所有垃圾都在丟在同一個垃圾桶裡。

紀錄片《塑料王國(Plastic China)》完整版告訴世人理所當然丟到垃圾桶的塑膠垃圾去了哪裡,當開始在朋友圈瘋轉該文章時,力馬被黃金大牆縝密徹底的和諧,就像霧霾議題的紀錄片《穹頂之下》因為輿論討論太過強大,影響統治地位而和諧。

走出樓,走進餐館進食,沒有一次性垃圾。得到外賣app的方便和舒服,錯過了可以出去新鮮空氣和仰望藍天的機會,錯過了運動走路的機會,錯過了和人類交流的觀察與刺激,錯過了因為一點努力而減少焦慮的機會。

有天看完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對於已徹底深入我的日常生活的互連網有了新認識,震驚不已的把它推薦給生活在電影背景國家的朋友,「那跟我們市井小民有關係嗎?反正我是平凡人。」朋友說。

我們都是在社會求生存的平凡人,地球六士五億人類的其中一,但看見或察覺到環境已經越來越不適合人類生存,身體越來越容易受到病痛所折磨,謹記不舒服的感覺,套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下生活習慣,這些行動初衷很自私,只求讓自己遠離不舒服的感覺。

嘗試一下不用外賣app,就是如同沒有外賣app前走出去覓食那樣,內用餐點多攝取到些洗碗精殘餘,少攝取些塑化劑和歸零的一次性垃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