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那天,有個工作在北京小學裡的活動。

「是怎樣才能被挑選上去代表拍照啊?」看著被留下來和領導們合影留念的孩子們,我撇頭問上海同事。

「班上最優秀的同學啊,你看他們都是手臂上都有兩條槓的中隊長。」上海同事說。 繼續閱讀 “3″

Q

多事一週,關於死亡新聞不斷,一則新聞倒抽一口氣後,陷入深深的情緒中,說不上憂鬱,只是對於生命、生活方式再次省思,還有,網友們的創意留言,有些事情真的是活在次等社會的人們才能理解和了解其中可貴,但言論自由。

先批評或否定再說,這台灣社會對於完全新事物的直覺反應,「但是⋯⋯」常常被接在虛偽的讚美後。或許是自卑心作祟,看到優秀事物,取得安全感的表現原則,損。就像畢業專題評圖,教授和老師們會先把作品批得一無是處好像才能顯現他們的專業,就像在蘋果新聞下方留言,其實什麼都不懂還是要捕風捉影發表一下愚昧的言論。 繼續閱讀 “Q"

D

晚上八點半到公司上班,有效率的在三小時處理完所有代辦事項,十一點半收工回家。

回家前,翻了牆刷刷社群軟體放空,一則新聞關於迷途的新聞,再接著另外一則新聞,呆坐了半小時後,緩緩關好辦公室的燈離開。

我以為我很坦然,其實不然。 繼續閱讀 “D"

襪子配涼鞋

對時下的人們來說,設計(design)已被濫用無數,但多數人卻不了解他的真正意義。並不是所謂的襪子配涼鞋、文青造型等等才是設計該有的樣子,設計更不是像藝術那麼複雜⋯⋯

剛剛瞥到這段文字「襪子配涼鞋」,低頭一看,我也是襪子配涼鞋,意外趕上文青造型!

為什麼襪子被涼鞋呢? 繼續閱讀 “襪子配涼鞋"

笑話人生

去年八月,「希望有機會分享你的冒險。」有朋友的朋友說對我的故事很有興趣,「啊,到底有什麼好說啊?」相較於網站上其他受訪者勝利人生,或理想實踐偉大事蹟或行動,相較於我的悠悠晃晃,沒有大的衝突點或高潮迭起劇情,完全能預期這篇稿子沒效益又不好下筆,但看著有人自己挖坑給自己跳,閒來無事待業中的我當作看場好戲的一口答應了。

不久,徹底忘記這件事情,「你的稿子寫出來了。」幾天前收到訊息,「一個大學讀了八年,常人眼裡貌似與世扞格不入、帶點刺的她⋯⋯」文章開頭是這樣寫的。

看完整篇文章,除了心虛外只想拍拍自己的肩膀,問一句:「你到底有什麼病啊?」說穿了就是個白目的極度白目故事無縫接軌的串聯,「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聽話啊?」小學六年級男班導拿著手帕擦著眼淚哭著問我,過度好奇心導致病入膏肓的白目至今依舊毫無好轉跡象,認真思考是否需要去精神科就醫,每當被問到未來,「聽天由命」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依舊的回答,笑話人生最大成就就是還沒有忘記要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