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條與飯局

會不會有一天我也成為那樣的人,說空話,說假話,說違背自己內心的話,每句話都是計量過,為了目的達成目的話術在交流。

前一秒還在抱怨那個人,下一秒那個人走來一秒變臉大笑臉迎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社會,每個人都是為了自身利益,利益的最後的最最後我們最終追求的是什麼呢?

面對逃不掉的飯局,出席原則:埋頭苦吃,把嘴塞滿,享受眼前一桌盛宴,把自己吃撐就不用喝雞湯了。

#靜靜的享用樸實的工作餐

有人知道這是什麼藥材嗎

在火把節那趟回去後,每天,嚮導的大妹都和村民上山找這個植物。

「這是什麼?」我問。

「好像是藥材吧?」大妹說。

「啊,那這是吃什麼的?」我疑惑的問。

「我也不知道呀,曬乾之後拿去永寧(當地的市集)他們會買。」她回答。

大妹每天傍晚背著一大籠回到家,全家有閒的大小女人,一根柴當砧板,一人一菜刀,把植物切成細塊狀,晾曬在屋簷下,不下雨便搬至院子裡,一下雨再收回,來回個五六天後,奶奶再用篩子把泥土篩掉,大概就完成曬乾工序,整理好後賣到永寧去。

「那一斤曬乾的賣多少?」我問,「好像是十四元吧。」大妹說。

大妹一天採的一大簍,大概就只能賣個人民幣二十元,但現在家中勞動工作不多,沒事就上山找找可以換現金的勞動。

繼續閱讀 “有人知道這是什麼藥材嗎"

民國一百年尾聲

民國一百年就要結束了,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一年,對我來說。

半騙半唬的拿到了生活費到了中國,不安分的四處亂晃,人生第一次晃那麼久,路上其實也沒有那麼輕鬆,就憑著傻勁。 

在路上,悟到很多事情,回台灣後,這些事情就成了生活一部份,慢慢實踐。我想要幹麻,我也說不明白,但我能去掉我不喜歡的東西,從生活中越來越弄明白。 繼續閱讀 “民國一百年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