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通訊的地方是天堂

生活在基本上沒有山的上海,幾個月就必須休個長假到山裡呼吸一下。

迫不及待還沒回家就先來到雪山,什麼裝備都沒有,吃乾糧配生水,和一雙幾乎已經沒有摩擦力的慢跑鞋。

又見那熟悉的味道,晒傷的嘴唇與雙頰,流著膿的腳指甲又要掉一輪,滿滿的滿足可以脫離社群軟體的那幾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