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D

上週,行前溝通出問題誤判「春日大雪夢幻如仙境」天氣,再加上大意輕忽了些細節,導致經歷久違的嚴重高反,腸胃和腦袋再度不受控的膨脹,三折肱成良醫的自我判斷不至於致命,但頭痛和腹瀉再加上無法進食瞬間體能嚴重下降,只能服用家父買的經痛藥止痛暫時舒緩,隔天凌晨七十度大雪狂刮在臉上向上,連日大雪成為心肺與肌耐力的大考驗,藏族嚮導奔跑輕功快速通過深雪,我只能在後方緩慢拔腿自己的雪階自己踩,直到海拔近五千米雪深及腰路段,「下撤吧。」我和因為雪深無法順利使出輕功招數的嚮導說,因為獨自雇嚮導上山,下徹決定由我。

繼續閱讀 “ABCD"

贏在起跑點的上海灘

「他們都好會說,而且好能說喔!」一位首次到上海教授戲劇課的台灣資深劇場老師驚訝的說,在情感記憶的練習中,上海學員可以把經歷練習的過程鉅細彌遺且有條理地表達出來,求知慾極度旺盛每堂休息與課後,都會圍著老師問問題。

「老師,他們怎麼都在玩阿?」一位學員的中班女兒問助教。

「邊上課邊玩不是很好嗎?」助教問女孩。

「不行,應該要寫專心寫完作業才能玩。」女孩說。 繼續閱讀 “贏在起跑點的上海灘"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二)approach漫漫長路

徒步起點雲南省麗江市寧蒗縣永寧鄉溫泉村內,在百度地圖上顯示名為「拖且」的小村,當地人因為溫泉村就那一區住著普米族通常都叫「普米村」。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二)approach漫漫長路"

The End of the Tour

近期不知道為什麼臉書專頁按讚數字沒有理由的緩慢不斷增加,看到數字增長就會多一點焦慮,「我是不是該換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繼續寫啊?」這幾天腦子不停轉著這個問題。

慢慢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例行的跑步機配電影,無意間點進這不完全不適合跑步時看的《旅程終點》(The End of the Tour,台灣翻譯片名為《寂寞公路》,如果看到《寂寞公路》片名我大概不會點進去看了,被大量濫用的「寂寞」字眼與誤導觀眾以為又是個壯遊自我放逐為主軸的公路電影。)大口喘氣跑步的同時,專注看著電影中兩主角毫無大衝突性卻引人深思的對白。

繼續閱讀 “The End of the Tour"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一)路線介紹

這篇是知識文,其實就是把之前寫到一半的文章加上這次經驗再整理一次。
雲南瀘沽湖徒步到四川稻城亞丁,常規是八天高原穿越,一路海拔從溫泉村海拔3000米至夏洛多吉埡口海拔4900米,全長約260公里,沿途有杜鵑花海、螞蝗遍佈的原始森林、高原牧場、雪山冰川,是古代茶馬古道的一部分。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一)路線介紹"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〇)出發之前

因為曾經承諾去年(2016)的嚮導兼馬伕阿農要幫他寫點東西放上網,如果有人對徒步有興趣可以直接找上他,而不需被中間識字的人們抽掉一大半的費用,前年的同一路線因為懶惰寫到一半後胎死腹中,目前在建築工地打工的阿農微信不時問候,不得不用被竹竿砸過記憶力嚴重喪失的腦袋紀錄將近半年多前的「瀘沽湖至稻城亞丁」徒步遊記。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〇)出發之前"

遊走四川玄武峰(六)回歸人間

Day5:2017/02/27 下山之路
前一晚,幫大大們送水任務完成返回營地時,「我幫你煮好熱水了!」隔壁帳的哲豪和漢漢說,眼看我親愛的小鮮肉在帳篷外晃啊晃,「你煮水了嗎?你晚餐吃了嗎?」我問,當然答案都是沒有,保母模式再度開始……

「孟翰,我可以跟你換回帳篷嗎?」我大喊,孟翰果斷拒絕我。

煮水,關心小鮮肉起居和討論隔天起床行程避免他再次遲到,「你幫我看好啊,如果有人要往廁所方向走你就阻止他們。」等待乾燥飯熟成時起身如廁前派給小鮮肉任務,因為害怕夜尿噩夢重演不敢多攝取額外水分,吞入乾燥飯後立即入睡,睡了兩小時後,攻頂日疲憊的小鮮肉被睡袋綑綁夢變本加厲,「你幹嘛啊!」難得入睡卻被吵醒的我說怒吼,他安穩地繼續被被綑綁夢綑綁,而我再度失眠,瞪大雙眼,喉嚨乾痛,尿道瀕臨發炎,但比起另外三位女隊員巧遇要把經血背下山外加導致手腳冰冷身體虛弱的生理期(啊不小心透露了她們的排卵週期?!),我已經幸運多了,只能暗自感嘆:「女人啊,實在不容易啊!」

繼續閱讀 “遊走四川玄武峰(六)回歸人間"

遊走四川玄武峰(五)巔峰下的柔軟

Day4:2017/02/26 攻頂日
起床,把隔壁帳篷叫醒,「阿,我還是跟九點的那一隊好了……外面好冷啊!」隔壁帳漢漢,「唉,說好的一起走啊!」邊幫小鮮肉煮水煮早餐的我說,飽餐一頓,穿上保暖衣物,鼓起勇氣走出零下二十度的帳篷外,把雙腳塞進冰凍的雙重靴,穿上吊帶,綁好冰爪。

繼續閱讀 “遊走四川玄武峰(五)巔峰下的柔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