襪子配涼鞋

對時下的人們來說,設計(design)已被濫用無數,但多數人卻不了解他的真正意義。並不是所謂的襪子配涼鞋、文青造型等等才是設計該有的樣子,設計更不是像藝術那麼複雜⋯⋯

剛剛瞥到這段文字「襪子配涼鞋」,低頭一看,我也是襪子配涼鞋,意外趕上文青造型!

為什麼襪子被涼鞋呢? 繼續閱讀 “襪子配涼鞋"

笑話人生

去年八月,「希望有機會分享你的冒險。」有朋友的朋友說對我的故事很有興趣,「啊,到底有什麼好說啊?」相較於網站上其他受訪者勝利人生,或理想實踐偉大事蹟或行動,相較於我的悠悠晃晃,沒有大的衝突點或高潮迭起劇情,完全能預期這篇稿子沒效益又不好下筆,但看著有人自己挖坑給自己跳,閒來無事待業中的我當作看場好戲的一口答應了。

不久,徹底忘記這件事情,「你的稿子寫出來了。」幾天前收到訊息,「一個大學讀了八年,常人眼裡貌似與世扞格不入、帶點刺的她⋯⋯」文章開頭是這樣寫的。

看完整篇文章,除了心虛外只想拍拍自己的肩膀,問一句:「你到底有什麼病啊?」說穿了就是個白目的極度白目故事無縫接軌的串聯,「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聽話啊?」小學六年級男班導拿著手帕擦著眼淚哭著問我,過度好奇心導致病入膏肓的白目至今依舊毫無好轉跡象,認真思考是否需要去精神科就醫,每當被問到未來,「聽天由命」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依舊的回答,笑話人生最大成就就是還沒有忘記要呼吸。

ABCD

上週,行前溝通出問題誤判「春日大雪夢幻如仙境」天氣,再加上大意輕忽了些細節,導致經歷久違的嚴重高反,腸胃和腦袋再度不受控的膨脹,三折肱成良醫的自我判斷不至於致命,但頭痛和腹瀉再加上無法進食瞬間體能嚴重下降,只能服用家父買的經痛藥止痛暫時舒緩,隔天凌晨七十度大雪狂刮在臉上向上,連日大雪成為心肺與肌耐力的大考驗,藏族嚮導奔跑輕功快速通過深雪,我只能在後方緩慢拔腿自己的雪階自己踩,直到海拔近五千米雪深及腰路段,「下撤吧。」我和因為雪深無法順利使出輕功招數的嚮導說,因為獨自雇嚮導上山,下徹決定由我。

繼續閱讀 “ABCD"

贏在起跑點的上海灘

「他們都好會說,而且好能說喔!」一位首次到上海教授戲劇課的台灣資深劇場老師驚訝的說,在情感記憶的練習中,上海學員可以把經歷練習的過程鉅細彌遺且有條理地表達出來,求知慾極度旺盛每堂休息與課後,都會圍著老師問問題。

「老師,他們怎麼都在玩阿?」一位學員的中班女兒問助教。

「邊上課邊玩不是很好嗎?」助教問女孩。

「不行,應該要寫專心寫完作業才能玩。」女孩說。 繼續閱讀 “贏在起跑點的上海灘"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二)approach漫漫長路

徒步起點雲南省麗江市寧蒗縣永寧鄉溫泉村內,在百度地圖上顯示名為「拖且」的小村,當地人因為溫泉村就那一區住著普米族通常都叫「普米村」。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二)approach漫漫長路"

The End of the Tour

近期不知道為什麼臉書專頁按讚數字沒有理由的緩慢不斷增加,看到數字增長就會多一點焦慮,「我是不是該換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繼續寫啊?」這幾天腦子不停轉著這個問題。

慢慢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例行的跑步機配電影,無意間點進這不完全不適合跑步時看的《旅程終點》(The End of the Tour,台灣翻譯片名為《寂寞公路》,如果看到《寂寞公路》片名我大概不會點進去看了,被大量濫用的「寂寞」字眼與誤導觀眾以為又是個壯遊自我放逐為主軸的公路電影。)大口喘氣跑步的同時,專注看著電影中兩主角毫無大衝突性卻引人深思的對白。

繼續閱讀 “The End of the Tour"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一)路線介紹

這篇是知識文,其實就是把之前寫到一半的文章加上這次經驗再整理一次。
雲南瀘沽湖徒步到四川稻城亞丁,常規是八天高原穿越,一路海拔從溫泉村海拔3000米至夏洛多吉埡口海拔4900米,全長約260公里,沿途有杜鵑花海、螞蝗遍佈的原始森林、高原牧場、雪山冰川,是古代茶馬古道的一部分。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一)路線介紹"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〇)出發之前

因為曾經承諾去年(2016)的嚮導兼馬伕阿農要幫他寫點東西放上網,如果有人對徒步有興趣可以直接找上他,而不需被中間識字的人們抽掉一大半的費用,前年的同一路線因為懶惰寫到一半後胎死腹中,目前在建築工地打工的阿農微信不時問候,不得不用被竹竿砸過記憶力嚴重喪失的腦袋紀錄將近半年多前的「瀘沽湖至稻城亞丁」徒步遊記。

繼續閱讀 “高原上的馬幫:瀘沽湖至稻城亞丁(〇)出發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