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out after work

十一(中國國慶節)七天連假即將到來,我只能摸摸鼻子繼續工作,有工作就工作,工作不可避免的累呀、煩呀、充滿抱怨呀,但也不得不在工作與生活中探索平衡,為什麼工作呢?工作為有品質的生活。

到了身體走下坡的年紀,也為了緩和工作中的焦慮,運動就為了生理與心理的生活品質。

在梅姬外面留著大汗

今天一早醒來覺得特別悶熱,疑惑著近一個月非常涼爽的上海,怎麼突然變天?!

才知道梅姬(鯰魚,Megi)來勢洶洶席捲而去台灣,外圍下沉氣流造成炎熱,你們刮著風放著颱風假,我滿頭大汗騎著摩拜(Mobike)上班去,只能自娛娛人的跟自己說這天氣邊騎邊吹剛洗好的濕頭髮,頭髮一下子乾了。 繼續閱讀 “在梅姬外面留著大汗"

暴力輸送帶

那天在上海浦東機場等著行李出來,等了20分鐘始終未見我的行李,煩躁下到出行李口看到這個景象。

看了都入迷了,像吐痰一樣快速有力,行李還會空中停留0.1秒,看到全都吐完,還未見我行李出來⋯⋯

原來我根本站錯轉盤,我的行李在我那航班的轉盤只剩下它孤零零的轉著。

#清手機影片系列

颱風後的廈門

颱風嘛就是個颱風,尤其廈門的颱風大多都是已經被台灣中央山脈削減過,但這次迎面直撲的颱風據說是近年第二嚴重的災害。

前往廈門前上午,被通知航班取消,更改航班後,順利抵達廈門後,到機場幾乎沒有出租車,也滴滴打不到車。

下雨又悶熱的天氣,不動也可以滿身大汗,折騰了很久,轉了一大圈才到酒店,一路上全是樹枝,「這已經是清理過的呀,現在很多路都損毀。」師傅說。

因為停電,全城一片黑,飯店使用備用電、備用水,勸導不要使用空調,工作被迫調整,只能走在街上看著滿街熟悉口味的食物。

繼續閱讀 “颱風後的廈門"

上海小愛人

如果待過上海的人都能了解何謂「上海人」,除了「作(zūo)」再加上變本加厲的天龍人,有些人稱台灣人是「台巴子」(別動怒,因為我們也叫人家阿陸仔)。

初到上海很難交到真心上海朋友,本地同事連上海話都不屑教你,試探了大半年,鑑定你是個腦子清楚的人,才有機會慢慢走向深交。

不容易融入的情況,很難避免台灣人很容易自成一團,但本人不愛刻意社交,誰願意玩就跟誰玩,從工作到生活,慢慢的有了當地人朋友,尤其是也是老師眼中問題學生的小愛人,靈活的小腦袋,每次見面都是我的創造力開發習練。

離開前,他媽媽塞了袋葡萄,上海這個大都市,在緊迫盯人的高壓生活,處處都是利益考量的環境下,讓我碰見不平凡的人情味該紀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