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年的最後

一年一度唯一過的節:農曆過年,長假才有過節的感覺,很幸運的,我的工作相對比較自由,可以有將近三週的過年假期逃回台灣,上山,狂補中國禁播的電影與紀錄片,回填自由的養分。

紀錄片儘管呈現出的是導演選擇的真實,但終究是還是真實的衝突,一定層度引導觀眾思考與看見。

在大三半年的中國旅程後,大四再度回到學校極度不適應,體制內的分數考核,畢恭畢敬但無可奈何的面對不認同的教育方式,每個週末的宜蘭南澳種田,似乎找到一些歸宿,雙手觸摸泥土,雨中勞動,認識了兩位選擇在家自學的種田男孩,和一群選擇當時極為先鋒思想追求半農半X生活的人們學習的理由(原名:不想考基測)紀錄片也是從他們分享中得知。 繼續閱讀 “丙申年的最後"